慕篆烟

楼诚,蔺靖,东凯角色拉郎及RPS都吃。
但是LO主雷点低,只能接受正常有爱的1v1关系。

【磊昊】个人作品归档整理

  
  
 @_慕小烟_  这里,是我写【磊昊】的小号。



【磊昊/微霆峰】最好的我们(完结)

(1、2)  (3、4)  (5、6)  (7、8)  (9、10)  (11、12)  (13)  (14、15)  (16)  (17、18)  (19)  (20)  (21) ...

【东哥生贺?/东凯】Uninvited(不速之客)。【番外】

【东凯】Uninvited(不速之客)。【番外】


提前一天发,因为今天是LO主生日呢,也提前祝东哥生快!

PWP无剧情,就是为了东哥生日给东哥【及小伙伴们】开一下荤【我造你们憋很久了!

尝试了一下用我肥田男神的风格写肉,结果果然……惨、不、忍、睹!

还有我不愧是啰嗦派的,一篇肉非要先啰嗦个3000字才能进入正题【蹲_(:3」∠❀)_

至于整篇文的时间线,一开始只是随便想的,在拍完《丑女无敌》之后,但实际上时间和现实是对不上的,所以就大概设定在09年夏天吧,正好那时候新浪微博刚刚内测嘛~【番外里提到一句而已。

另外,09年的时候侯鸿亮是个啥职位我也不造啊,就这么着吧,么么哒~...

【东凯/楼诚】Uninvited(不速之客)。【十二】

RPS,慎入!慎入!慎入!

灵异向,慎入!慎入!慎入!

OOC,慎入!慎入!慎入!



【十二】

一个小时后,靳东和王凯再次来到客厅里。

彼时,明楼和明诚正坐在沙发之上,两人的手紧紧相握,彼此倚靠在一起不知说着什么。偶尔会有“大姐已经不记得我们了”“阿香几天前也走了”“真怀念在巴黎的那段岁月”“你啊越来越没规矩了”这样的话语传出来,看上去就像一对普普通通的情侣,久别重逢之后,享受这片刻耳鬓厮磨的温柔与不舍。

他们两人的神情坦然从容,并没有太多历经劫难之后的骤喜骤悲,只是那样安静地小声说着话,似乎要把这许多年的思念全部诉说予对方听。然而那紧紧握在一起的两双手和彼此泛红的眼眶却展露...

【东凯/楼诚】Uninvited(不速之客)。【十一】

RPS,慎入!慎入!慎入!

灵异向,慎入!慎入!慎入!

OOC,慎入!慎入!慎入!



我没有任何破阵的常识,全是瞎编的,不要认真!!!

大概……下章完结?嘛,这要视我的啰嗦程度而定~


【十一】

接下来的几天,靳东和王凯并没有贸然破解那个法阵,而是通过各方渠道托朋友去打听,看看有没有人能对这个阵法知晓一二。

一周之后,靳东在上海拍的戏杀青了。当天午时,好友侯鸿亮便给靳东打来了电话。

祝贺新戏杀青之余,侯鸿亮仍不忘调侃靳东几句,“怎么着,最近搞起业余爱好来了?要不是深知你对演艺事业的执著,我还以为你要改行去研究风水了。”

靳东笑骂,“你TM少来挤兑我!有话快说,有屁...

【东凯/楼诚】Uninvited(不速之客)。【十】

RPS,慎入!慎入!慎入!

灵异向,慎入!慎入!慎入!

OOC,慎入!慎入!慎入!



文已经开始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OTZ,大概还有一两章就完结了。

什么风水之类的东西都是瞎扯的,不要当真哦么么哒~


【十】

“你果然知道。”靳东叹息着道,“你其实一直都在逃避现实,对吗?”

明诚闻言,沉默地别开脸。他的双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,用力得甚至有些颤抖。

半晌,明诚闭上眼睛复又睁开,终于坦白道,“都是我太自私了,我很害怕。当敲门响起的时候,不知怎么我竟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,我想会不会是他已经牺牲了,我无法去面对这个事实。我当初虽然骗了他,可我是为了让他活下去。所以我将所有的线索都...

【东凯/楼诚】Uninvited(不速之客)。【九】

RPS,慎入!慎入!慎入!

灵异向,慎入!慎入!慎入!

OOC,慎入!慎入!慎入!



我知道我OOC得有些严重,我明白大哥不可能这么冲动……但是鉴于这篇的设定就是这样的,所以这章慎入慎入慎入!!!

我要弃疗,我不接受教育~【滚=。=


【九】

“你是……”靳东以为自己身陷梦魇,如若不然,他的眼前怎么会有两个王凯呢?

而明诚那一声“大哥”,竟让靳东有些恍惚。

他盯着明诚瞧了半天,又看了看王凯,沉声问道,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王凯欲言又止,隐忍起神色。刚才也不知道怎么了,看见明诚误将靳东认做是大哥明楼,他居然……有些不太开心。

明诚走上前来,细细说明其中缘由。...

【东凯/楼诚】Uninvited(不速之客)。【八】

RPS,慎入!慎入!慎入!

灵异向,慎入!慎入!慎入!

OOC,慎入!慎入!慎入!


扫瑞啊大家,周末活动比较多,所以晚了一天更新~


【八】

“阿诚先生?”王凯来到明诚的身边,转头望向他。只一眼,便禁不住皱起了眉头。

只见明诚剑眉深锁、神情忧虑,双眸紧紧地盯着大门方向,一瞬不瞬。那双漆黑如井的眼眸里如今竟流露出了淡淡的迷惘之色。

王凯凭直觉认为有些不大对劲,于是询问道,“刚才……是不是有人在敲门?”

明诚依然不见回应。

王凯不由自主顺着明诚的目光看去,然而他只看到一扇紧闭陈旧的木门,除此之外再没什么值得注意的物什。

王凯有些迷茫,他完全不清楚明诚在看什么,他张...

【东凯/楼诚】Uninvited(不速之客)。【七】

RPS,慎入!慎入!慎入!
灵异向,慎入!慎入!慎入!
OOC,慎入!慎入!慎入!

民国时期北平能不能直飞巴黎我不造,全是瞎扯的。而且据说那个年代灰机票的价格是按七八位数计算的(法币),不过既然原剧里他们都飞来飞去,那这里就继续灰灰灰吧~


【七】

入夜之前。

明诚开车送明楼去了机场,并在机场外守到六点半,确定明楼乘坐的飞机已经起飞之后,立即驱车赶回明公馆。

明诚下午打过止痛针,这时药效基本过去了,方才还在机场里,伤口便逐渐传来烧灼般的疼痛感。他好不容易坚持回到家,刚一进门,便捂住右肩的伤处,靠在门上重重一声喘息。

阿香急忙走过来询问,“阿诚哥,你怎么了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明诚...

姑娘们,没什么可担心的。


谣言之所以是谣言,正是因为它除了口水文字之外,什么实质的证据也拿不出来。

和谁拍个照能证明什么?

我和男人拍个照所以我也是男人吗?我和猫猫狗狗拍个照我就是猫猫狗狗了?还是干脆人兽了?我和花花草草拍个照那我是不是连人类都不是了?

黑子言论何其可笑!

况且是不是gay和我们真的没有关系,这是个人性取向问题,是gay又不犯法。

当然了,除非他亲口告诉大家,不然我也是不信的。

相信他的人自然依旧相信他,扑风捉影就要转黑的,咱们也拦不住,也不需要拦。

心中有了怀疑,便是别人说什么也不会轻易相信了。

我仍是相信他那句“清者自清”。


所以,真的没什么可担心的。

【东凯/楼诚】Uninvited(不速之客)。【六】

RPS,慎入!慎入!慎入!
灵异向,慎入!慎入!慎入!

OOC,慎入!慎入!慎入!


我赶脚这一章看完,会有人骂我。

请大家放心,继续看下去你们就不会骂我了,而是会打我!【蹲。

但是!不约不约叔叔我们不约!刀片眼镜片都不约!【哥屋恩滚=。=

所有的一切都是瞎扯,不要追究细节,么么哒。


【六】

那一晚对靳东来说几乎是煎熬。

他是个需求正常的男人,并且喜欢王凯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。如今喜欢的人就睡在旁边却不能有所举动,任谁也无法安心入睡。

后来靳东没有吵醒王凯,临走时那只小狮子仍在安稳地睡着,像个无忧无虑的大孩子。

靳东看着王凯露出一抹宠溺的笑容,抚了抚他睡得乱糟糟的短发...

© 慕篆烟 / Powered by LOFTER